广告员的梦想  

  有一个朋友到一家电影院去画广告,月薪四十元。画广告留给我一个很深的印象,我一面烧早饭一面看报,又有某个电影院招请广告员被我看到,立刻我动心了:我也可以吧?
  从前在学校时不也学过画吗?但不知月薪多少。
  郎华回来吃饭,我对他说,他很不愿意作这事。他说:
  “尽骗人。昨天别的报上登着一段招聘家庭教师的广告,我去接洽,其实去的人太多,招一个人,就要去十个,二十个……”
  “去看看怕什么?不成,完事。”
  “我不去。”
  “你不去,我去。”
  “你自己去?”
  “我自己去!”
  第二天早晨,我又留心那块广告,这回更能满足我的欲望。那文告又改登一次,月薪四十元,明明白白的是四十元。
  “看一看去。不然,等着职业,职业会来吗?”我又向他说。
  “要去,吃了饭就去,我还有别的事。”这次,他不很坚决了。
  走在街上,遇到他一个朋友。
  “到哪里去?”
  “接洽广告员的事情。”
  “就是《国际协报》登的吗?”
  “是的。”
  “四十元啊!”这四十元他也注意到。
  十字街商店高悬的大表还不到十一点钟,十二点才开始接洽。已经寻找得好疲乏了,已经不耐烦了,代替接洽的那个“商行”才寻到。指明的是石头道街,可是那个“商行”是在石头道街旁的一条顺街尾上,我们的眼睛缭乱起来。走进“商行”去,在一座很大的楼房二层楼上,刚看到一个长方形的亮铜牌钉在过道,还没看到究竟是什么个“商行”,就有人截住我们:“什么事?”
  “来接洽广告员的!”
  “今天星期日,不办公。”
  第二天再去的时候,还是有勇气的。是阴天,飞着清雪。
  那个“商行”的人说:
  “请到电影院本家去接洽吧。我们这里不替他们接洽了。”
  郎华走出来就埋怨我:
  “这都是你主张,我说他们尽骗人,你不信!”
  “怎么又怨我?”我也十分生气。
  “不都是想当广告员吗?看你当吧!”
  吵起来了。他觉得这是我的过错,我觉得他不应该同我生气。走路时,他在前面总比我快一些,他不愿意和我一起走的样子,好象我对事情没有眼光,使他讨厌的样子。冲突就这样越来越大,当时并不去怨恨那个“商行”,或是那个电影院,只是他生气我,我生气他,真正的目的却丢开了。两个人吵着架回来。
  第三天,我再不去了。我再也不提那事,仍是在火炉板上烘着手。他自己出去,戴着他的飞机帽。
  “南岗那个人的武术不教了。”晚上他告诉我。
  我知道,就是那个人不学了。
  第二天,他仍戴着他的飞机帽走了一天。到夜间,我也并没提起广告员的事。照样,第三天我也并没有提,我已经没有兴致想找那样的职业。可是他自动的,比我更留心,自己到那个电影院去过两次。
  “我去过两次,第一回说经理不在,第二回说过几天再来吧。真他妈的!有什么劲,只为着四十元钱,就去给他们耍宝!画的什么广告?什么情火啦,艳史啦,甜蜜啦,真是无耻和肉麻!”
  他发的议论,我是不回答的。他愤怒起来,好象有人非捉他去作广告员不可。
  “你说,我们能干那样无聊的事?去他娘的吧!滚蛋吧!”他竟骂起来,跟着,他就骂起自己来:“真是混蛋,不知耻的东西,自私的爬虫!”
  直到睡觉时,他还没忘掉这件事,他还向我说:“你说,我们不是自私的爬虫是什么?只怕自己饿死,去画广告。画得好一点,不怕肉麻,多招来一些看情史的,使人们羡慕富丽,使人们一步一步地爬上去……就是这样,只怕自己饿死,毒害多少人不管,人是自私的东西,……若有人每月给二百元,不是什么都干了吗?我们就是不能够推动历史,也不能站在相反的方面努力败坏历史!”
  他讲的使我也感动了。并且声音不自知地越讲越大,他已经开始更细地分析自己……
  “你要小点声啊,房东那屋常常有日本朋友来。”我说。
  又是一天,我们在“中央大街”闲荡着,很瘦很高的老秦在他肩上拍了一下。冬天下午三四点钟时,已经快要黄昏了,阳光仅仅留在楼顶,渐渐微弱下来,街路完全在晚风中,就是行人道上,也有被吹起的霜雪扫着人们的腿。
  冬天在行人道上遇见朋友,总是不把手套脱下来就握手的。那人的手套大概很凉吧,我见郎华的赤手握了一下就抽回来。我低下头去,顺便看到老秦的大皮鞋上撒着红绿的小斑点。
  “你的鞋上怎么有颜料?”
  他说他到电影院去画广告了。他又指给我们电影院就是眼前那个,他说:
  “我的事情很忙,四点钟下班,五点钟就要去画广告。你们可以不可以帮我一点忙?”
  听了这话,郎华和我都没回答。
  “五点钟,我在卖票的地方等你们。你们一进门就能看见我。”老秦走开了。
  晚饭吃的烤饼,差不多每张饼都半生就吃下的,为着忙,也没有到桌子上去吃,就围在炉边吃的。他的脸被火烤得通红。我是站着吃的。看一看新买的小表,五点了,所以连汤锅也没有盖起我们就走出了,汤在炉板上蒸着气。
  不用说我是连一口汤也没喝,郎华已跑在我的前面。我一面弄好头上的帽子,一面追随他。才要走出大门时,忽然想起火炉旁还堆着一堆木柴,怕着了火,又回去看了一趟。等我再出来的时候,他已跑到街口去了。
  他说我:“做饭也不晓得快做!磨蹭,你看晚了吧!女人就会磨蹭,女人就能耽误事!”
  可笑的内心起着矛盾。这行业不是干不得吗?怎么跑得这样快呢?他抢着跨进电影院的门去。我看他矛盾的样子,好象他的后脑勺也在起着矛盾,我几乎笑出来,跟着他进去了。
  不知俄国人还是英国人,总之是大鼻子,站在售票处卖票。问他老秦,他说不知道。问别人,又不知道哪个人是电影院的人。等了半个钟头也不见老秦,又只好回家了。
  他的学说一到家就生出来,照样生出来:“去他娘的吧!那是你愿意去。那不成,那不成啊!人,这自私的东西,多碰几个钉子也对。”
  他到别处去了,留我一个人在家。
  “你们怎么不去找找?”老秦一边脱着皮帽,一边说。
  “还到哪里找去?等了半点钟也看不到你!”
  “我们一同走吧。郎华呢?”
  “他出去了。”
  “那么我们先走吧。你就是帮我忙,每月四十元,你二十,我二十,均分。”
  在广告牌前站到十点钟才回来。郎华找我两次也没有找到,所以他正在房中生气。这一夜,我和他就吵了半夜。他去买酒喝,我也抢着唱了一半,哭了,两个人都哭了。他醉了以后在地板上嚷着说:
  “一看到职业,途径也不管就跑了,有职业,爱人也不要了!”
  我是个很坏的女人吗?只为了二十元钱,把爱人气得在地板上滚着!醉酒的心,象有火烧,象有开水在滚,就是哭也不知道有什么要哭,已经推动了理智。他也和我同样。
  第二天酒醒,是星期日。他同我去画了一天的广告。我是老秦的副手,他是我的副手。
  第三天就没有去,电影院另请了别人。
  广告员的梦到底做成了,但到底是碎了。
下一页
上一页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