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胡萝卜  


有一天,我们饭桌上有一样萝卜煨肉汤。我问我姑姑:“洋花萝卜跟胡萝卜都是古时候从外国传进来的罢?”她说:“别问我这些事。我不知道。”她想了一想,接下去说道:


“我第一次同胡萝卜接触,是小时候养“叫油子”,就喂它胡萝卜。还记得那时候奶奶(指我的祖母)总是把胡萝卜一切两半,再对半一切,塞在笼子里,大约那样算切得小了。──要不然我们吃的菜里是向来没有胡萝卜这样东西的。──为什么给“叫油子”吃这个,我也不懂。”


我把这一席话暗暗记下,一字不移地写下来,看看忍不住要笑,因为只消加上“说胡萝卜”的标题,就是一篇时髦的散文,虽说不上冲淡隽永,至少放在报章杂志里也可以充充数。而且妙在短──才抬头,已经完了,更使人低徊不已。



下一页
上一页

目录